澄江长安网 - 云南长安网 玉溪澄江频道
您当前位置: 澄江长安网 >> 政法园地 >> 政法文苑
暗夜里的康乃馨
2019-02-12 17:37:40

若安躺在草地上,仰望着那深邃的天穹,星星儿东一忽、西一闪地相互打着招呼。夜,静谧、神奇......突然,一颗星星带着五彩的长尾飞了下来,钻进了若安的上衣口袋里。若安急忙把它从口袋里掏出来,发现这竟然是妈妈的眼睛啊——有点儿弯弯的、有点儿带笑的......妈妈,若安嚅嗫着。感觉自己的脑门上有一些暖洋洋、黏糊糊的东西在流动,她伸手摸去,只感觉手里粘上了一滩暖,还带点儿腥味。月光下,若安终于看清了,那是一滩血呀!她慢慢回想着回想着——昨日的一幕一幕慢慢展开来、展开来:

昨天是星期三,也是若安犯愁的日子。一回到家,妈妈就说:“安安你赶紧来帮妈妈倒点儿水吧,妈妈口太渴了”。若安赶紧放下书包,去厨房烧水。倒上水、插上电后,若安站在厨房里发起呆来,今天老师说本周内要交150元的保险费,看着妈妈生病在床满脸憔悴的样子,14岁的若安心里很难过——妈妈一个月前被查出患子宫癌早期,需要做手术,但家里一贫如洗,连基本的生活费都差不多要没了。所以,若安心里就跟自己纠结上了:说,还是不说?说了,妈妈近来治病花了不少钱,若安知道妈妈是基本没钱了。不说呢,今天是周三,过2天就是周五了,又怎么去跟老师交代呢?这样斗争着时,猛地听到妈妈在里屋喊:“若安,水好了吗?”哦,若安这才回过神来,看到开关已经跳到自动关闭了。她赶紧拿着水去给妈妈倒上。

又回到厨房,要赶紧忙着做饭。饭是隔壁邻居的王大妈抽空来帮着煮的,若安见电饭煲都已经显示“保温”了,赶紧简单地做了一个番茄炒蛋,煮了一小锅青菜,就和妈妈开饭了。

吃过饭、洗过碗,若安抓紧做中午作业,马上就要期末考了,得抓紧点时间啊。上周老师还点名批评说这次总测验自己的学习成绩有所下降,从原来的第10名都降到19名去了,若安知道是妈妈的病情令自己有些分心了。

到了晚上,若安正写着作业,听到了笃笃笃的敲门声。若安赶紧去开门,见一位身着警服的阿姨站在门口,问若安道:“请问是杨刚家吗?”杨刚正是若安的父亲。阿姨说她是县司法局的工作人员,有事找若安的家人。因为妈妈病倒的缘故,李阿姨说暂时不要告诉妈妈她来过的事情,还说过2天还要来她家。

若安回忆着——她想起了李阿姨那双明亮的眼睛和眼睛里欲言又止的意味。其实,昨天送走李阿姨后,若安内心感觉是忐忑的,因为尽管她不是十分清楚,但也模模糊糊地感觉,司法局好像是跟犯人有关的地方。这位李阿姨,她找到家里来到底是为什么事情呢?还问是否杨刚的女儿?是爸爸出什么事儿了吗?带着满腹的疑问,若安思考着,猜测着。就在这时候,后脑一阵剧烈的疼痛袭来,若安闭上了眼睛,就什么都想不了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若安再次苏醒过来。天已经亮开了。若安清楚地看到了路边的树木草丛,她却是置身于一个山箐箐里。抬眼看去,北面是一片草坡坡,其他三面都有一些蓖麻树呀、桉树呀什么的,只有北面是稍微光一点的,原来这是小镇的大黄山呀,小时候爸爸妈妈经常带她来这儿玩,有一次还带了凉米线来吃呢。想到凉米线,若安的肚子饿得咕咕直叫,该到吃早点的时间了吧,若安想。

哦,记起来了——昨天下午放学后,妈妈叫了出租车,让若安跟着王师傅去隔壁的小镇帮妈妈抓药,到半路时对面一辆车疾驰而来,王师傅紧急避让,方向盘往右边急打,后来若安就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若安试着爬起来,但浑身都没有气力。这时候,听到路上有人喊自己的名字,若安拼尽全力回应,来人循声找到了若安......

第二天早上,若安醒来,看见有点滴顺着管子慢慢流进自己的身体。妈妈怎么样了?爸爸又怎么样了?若安一腔愁肠,挂念万千......要是妈妈在这儿该多好!若安一偏头——呀,竟看见了日思夜想的妈妈,妈妈就睡在自己的身边呢——这是真的吗?是真的吗?若安有点不敢相信。就听见妈妈欣喜地说:“安安你终于醒了!”妈妈伸出手来,母女俩手拉着手,感受这久别重逢般的百感交集。妈妈说,今早来查房的医生说,若安这次车祸多受的是皮外伤,几天就会好了。还有轻微的脑震荡,一段时间也能康复。而若安的获救,还得感谢县司法局的李阿姨——

昨天,李阿姨来到若安家看望了妈妈。送了牛奶、麦片等营养品来,并跟妈妈说了若安爸爸的事情:若安爸爸在一家快餐店打工。两个月前来了位顾客,对店里的食物挑三拣四并出言不逊。爸爸看不下去劝了两句,那顾客就动起手来。两人扭打在了一起,若安爸爸情急之下抓起柜台上的扳手打中了顾客,造成顾客轻伤。经过处理,法院判决若安爸爸一年有期徒刑,缓刑2年。这样,若安爸爸依然可以在店里上班,但自由要受一定限制。因为妈妈患病不便行动,若安将作为家属参加到李阿姨他们的社区矫正小组,在爸爸服刑期间进行鼓励帮助。为了这个事情,李阿姨昨天来到了若安家。而当时若安天晚未归,妈妈就拜托李阿姨帮助查找她的下落。经过李阿姨到公安机关报案并进行追查,若安和王师傅才得以获救。

妈妈刚和自己讲完这些事儿,病房门口就走进了一位身着警服的女警官,若安发自内心地喊道:“李阿姨好!”阿姨手里捧着一大束康乃馨,走到若安的床边,把康乃馨放到了床头柜上。之后摸摸若安的头安慰她说,经过社区矫正小组的调查,了解了若安的家庭情况,事情都会得到解决的。李阿姨转过身来,对着若安妈妈说,经过上报,县政法委组织召开了由县司法局、民政局、县妇联、教育局等多家部门参加的会议,专题研究帮助解决若安家的困难,并一一落实救助措施:学校把若安作为困难学生进行补助,那150元的保险费从补助费中直接扣除;民政局将若安家纳入低保户进行补助;县妇联因当时正跟市级医院做妇科病治疗项目,经申请给予若安妈妈特助,全免手术费;目前若安妈妈需要在县医院做基本调养,条件成熟时市医院的医生就下来为她会诊并做手术;指定李阿姨作为联系干部对若安家进行长期帮扶。说着,阿姨从包里拿出一叠表来问妈妈情况后填了,说要完善下基本信息。

四年后。

今天是若安18岁的生日,她约了李阿姨在一个小冷饮店见面。

李阿姨来了,两人一面喝着冷饮,一面谈着。忽然,若安从包里变戏法似的拿出一本火红的录取通知书来递给李阿姨。“嚯,这可是全国的名牌政法大学啊!祝贺你了!”李阿姨笑呵呵地说。若安胸腔里一股股感激的暖流不绝涌动,她终于把这么多年心中对政法委、对司法局、对妇联、对民政局等单位的感激之情化作了这份火红火红的录取通知书!此刻,若安的内心也像通知书一样火红火红、滚烫滚烫的。是啊,四年前,这位司法局的李阿姨救了她的命,救了她的家——妈妈手术后康复很好,李阿姨帮妈妈在环卫站找了打扫卫生的工作;爸爸也因为在若安和矫正小组的鼓励下表现良好如期解除矫正,并被饭店提拔为主管;还有那一年,县政法委书记带队来慰问了若安一家,为她家送来了学习和生活用品......飘飞的思绪慢慢收回,若安接着又从包里变戏法似的拿出一大束火红火红的康乃馨捧到李阿姨的手中,阿姨又像当年一样,把康乃馨摆放在了桌子上。

看着一大束康乃馨,想着马上就要开始的新的大学生活,若安心里有像康乃馨一样火红火红的情怀在绽放、绽放......

供稿:司法局吴渔飞

编辑:王   俪   媛

Copyright 2013-2016 版权所有:中共澄江县委政法委员会 澄江县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
制作单位:玉溪网 
滇ICP备1000047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