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海长安网 - 云南长安网 玉溪通海频道
您当前位置: 通海长安网 >> 政法园地 >> 政法风采
警察爸爸的星期日
2015-05-07 17:00:06

  妈妈拉着洋洋的手,用红色的笔在日历上打了一个钩。“明天是星期日,爸爸要回来啦!”三岁的洋洋欢快的声音回荡在空空的房间里。也许是很少见到爸爸的缘故,洋洋特别黏爸爸,只要爸爸在家,洋洋就成了爸爸的跟屁虫,爸爸走到哪儿,洋洋跟到哪儿!整整十四天,洋洋都没有看见爸爸了,心中的想念全写在了脸上。躺在床上,洋洋依偎在妈妈的怀里,突然抬起头问妈妈“爸爸明天真的回来吗”,听到妈妈肯定的回答后,洋洋才乖乖睡下,也许是太高兴了,睡梦中的洋洋笑出了声!

  洋洋的爸爸是通海县公安局河西派出所副所长,基层派出所警力有限,工作多、繁、杂,民警的休息时间经常不能保证。爸爸是副所长,除了管理河西的两个社区外,还要了解各个社区的重点人员、重点场所、重点单位、出租房屋等基础工作,同时还参与接处警、办理案件等工作。有时白天事多,晚上还要加班,上班期间做不完的事情,休息日加班是常有的事。天空刚刚泛着红光,洋洋的声音已经在房间里回荡!“我就要穿爸爸上次给我买的裙子嘛!”小家伙已经开始爱打扮了,爸爸说周末带她去踏春,她要穿得漂漂亮亮的,一切准备就绪,只等着爸爸从派出所回来就出发!

  滴答!滴答!滴答!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窗外过往车辆的喇叭声此起彼伏,洋洋等不及了,拿起妈妈的电话按下了爸爸的号码。“爸爸,快点回来,我和妈妈都弄好了,就等你了!”电话那头,爸爸嘴上安慰着洋洋,心里却有些难受,很早前就答应女儿要带她出去玩,可是因为工作却一推再推,现在连小小的踏春都不能满足孩子。早上刚接到命令,全体民警取消休息,一半的民警已外出执勤,爸爸留守派出所。爸爸实在不忍心坏了女儿的兴致,和妻子商量着将孩子带到派出所,至少能让女儿见到爸爸。

  10点10分,洋洋拉着妈妈的手出现在派出所,刚进门,洋洋就挣开妈妈的手撒了欢地叫着:“爸爸!爸爸!”没听到回应声,洋洋一间办公室一间办公室地找,依旧没看到爸爸,洋洋失望极了。“爸爸呢?爸爸呢?怎么找不到?”洋洋问小杨阿姨。原来在和洋洋通完电话后,爸爸接到了河西社区精神残障人员师某妻子打来的电话。这几天师某的病情又恶化了,早上起来在家里又是砸东西又是骂人的,还拿着刀乱舞,家里的人都害怕极了,洋洋的爸爸已经去师某的家中了,因为走得急,没来得及告诉妻子。

  12点10分,爸爸还没有回来,坐在食堂门外的凳子上,洋洋的眼睛盯着派出所的大门,期待看到爸爸的身影。12点30分,远远就听见警车特有的声音,听到小张叔叔说“洋洋,爸爸回来了”,洋洋快速跑到大门口迎接爸爸,看着爸爸停好车,洋洋扑了上去。

  在爸爸的陪伴下,洋洋吃得饱饱的,她还想让爸爸陪她玩新买的遥控汽车呢!爸爸真厉害,才一会儿功夫就让汽车在院子里跑了起来。正玩得起劲,值班电话响了起来,爸爸放下洋洋,走向值班室。110指挥中心转来的电话,在罗吉一组有两家人因为田埂的事情发生了争吵,两家人欲大打出手。穿好防刺服、戴好单警装备,爸爸和派出所的叔叔出发了。洋洋还未反应过来,已不见了爸爸的身影。

  15点30分,爸爸出警回来,回复了警情处置情况,安排了巡逻人员,爸爸终于可以陪陪小洋洋了。而此刻,洋洋已经开启午睡状态了。看到洋洋睡熟了,爸爸拿上相机和文件包,带上协警小吴,到玛钢厂登记流动人口信息,了解居住证办证情况。爸爸的辖区内共有661名流动人口,玛钢厂便占了三分之一,为了有效地管理好玛钢厂的流动人口,爸爸主动和玛钢厂人事部联系,定期到玛钢厂登记增加、减少的外来人员,将居住证快到期人员名单提供给负责人员,及时督促外来人员到派出所办理居住证。

  从玛钢厂出来,爸爸看看时间还早,将车驶向了通往圆明寺的路上。圆明寺是省级文物保护单位,更是有名的宗教场所,慕名而来的香客络绎不绝,加之寺内多为古木建筑,消防压力较大,做好圆明寺内安全检查及监督工作是爸爸社区工作的重点之一。检查了寺内的消防及其他安全防范设施之后,爸爸和住持聊了聊近期辖区的社会治安状况,听取住持对派出所工作的意见,临走前提醒住持平时要注意用火、用电安全,做好寺内各项防范工作。

  爸爸回到派出所已是下午六点多,吃过饭,爸爸便在办公室对着电脑“哒哒哒”地敲打着键盘,洋洋问爸爸在做什么,爸爸说“写工作日志”,洋洋不知道“工作日志”是什么,但看着爸爸认真的样子,洋洋也坐到了爸爸对面的凳子上,拿起笔画起了画……洋洋画的画上,爸爸看不清楚画的是什么,但洋洋说画中爸爸和妈妈拉着洋洋的手在杞麓湖边散步,许多海鸥就在身边飞来飞去,爸爸还给洋洋买了面包喂海鸥呢……

  夜幕降临,热闹了一天的小镇渐渐安静下来,近段时间以来,辖区陆续发生多起夜间摩托车盗窃案件,根据线索很有可能是流窜作案,为了尽快抓到犯罪人员,派出所不断加大夜间巡逻力度。此刻,爸爸和同事正在汉邑村巡逻的警车上。洋洋在爸爸的宿舍里,哈欠一个接一个,妈妈一次又一次地催促洋洋睡觉,洋洋却说还要再玩会儿,妈妈知道小洋洋是在等着爸爸回来。凌晨一点,当爸爸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宿舍时,洋洋已经睡着了,手中紧紧捏着画……   (杨红玉)

  编辑:李海燕

Copyright 2013-2016 版权所有:中共通海县委政法委员会 通海县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
制作单位:玉溪网 
滇ICP备100004706号